维扬之水
最新文章
散文 2017-06-25 23:05 阅读:7

久未窥园,不知那一池荷花开未。一路走来,低沉阴郁的天儿,大有下雨的兆头。蜿蜒呈葫芦状的小河,一头大来一头小,拦腰系着个灰白色台阶细碎的小小石拱桥。桥北苇叶森森,水草荇荇,蛙声呱呱,几个游人在回廊与圆木积成的水榭上闲闲漫步。北端大葫芦部位荷叶最为

散文 2017-06-18 23:44 阅读:6

风急雨骤,斟一杯冰冷水,临窗而坐。时有风轻巧巧地从纱窗的缝隙里溜进来,如一只调皮的小手,撩一下我散落的鬓发,又迅速逃开。黑的夜,轻雷隐隐,电闪迢迢。想今天父亲节呢,似乎该写点什么,一时却又不知从哪里说起。索性拨开通向露台的小门,走出去,舒展双臂,感受雨

散文 2017-06-12 00:51 阅读:6

过杏林,沿着柳树荫走,前面是桃林。种的是果肉能离核的大白桃。尚小,绿幼如青杏,长大后如巧手妆扮的唐代仕女,肥白润泽,面敷白米精研的香粉,隐约透出一抹点染的胭脂红晕。正上市的桃子五月鲜,绿衣,小红尖儿,看上去好,吃着脆,可口感跟这种大白桃压根儿没法比。远

散文 2017-06-04 23:12 阅读:7

清风过耳,淡月胧明。听一曲杰奎琳.杜普蕾的大提琴曲《殇》,一个天才的女大提琴手用生命演奏的曲子。仅仅几分钟的曲子,感动了无数的人。乐声悲凉而辽远。听来,恍若远古时分,在苍茫碧波上跳跃滚动的一朵朵雪浪花,奔涌而来,却找不到凝聚的方向,徘徊在海岸边,一

散文 2017-05-30 23:49 阅读:5

白亮的闪电划破湿渌渌的夜空,风清凉,雨打纱窗。远望灯光闪烁,恍如被带到纳兰笔下的茫茫荒野,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”听一曲陈瑞的《白狐》:“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,千年修行千年孤独,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,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

散文 2017-05-30 12:17 阅读:4

最机灵的莫过于鲁达。三拳打死卖肉的郑屠,一寻思:“洒家须吃官司,又没人送饭,不如及早撒开。”回到住处,急急打包,带些衣服银两,溜之大吉,压根不沾牢房的边。最窝囊的莫过于林冲。媳妇儿被高衙内盯上,骗到陆虞候家楼上,小丫头跑来报信求救,林冲到陆家楼梯上

散文 2017-05-28 23:46 阅读:62

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人,颓然蹲在一辆小三马车前,身边有几个崭新的苹果箱,车上也有。下午6点,阳光依旧燥热。不时举着喇叭喊一句,“卖好富士苹果!”“多少钱?”“一块七一斤。”看到想要的水果,停住匆匆的脚步,支好小车子,车筐里是刚从超市买的鸡蛋

散文 2017-05-19 12:59 阅读:51

有的地方解释,茶花别名曼陀罗。博学如金大侠,也把两种花掺在一起写。如《天龙八部》里的美天仙王语嫣住的是曼陀山庄,她的寡母王夫人动不动就要杀无意中闯入的男子,命花工拿去做花肥,养最爱的茶花。为什么爱茶花呢?因为心爱的大理段王爷曾送过她一朵。“段正淳眼见这

散文 2017-05-18 00:53 阅读:42

1966年8月24日,老舍在北京西城的太平湖边坐了一天外带大半夜,后来跳下去。没有人知道,临死前的一天,他在想些什么。不知是否惦记着那半部没写完的小说——《正红旗下》。书里写到“我”满月时,定大爷来祝贺的事。“正在这时候,来了一辆咯噔咯噔响的轿车,在我们

散文 2017-05-12 20:02 阅读:23

生活中总得有点事值得让你付出热情。竹林七贤里的王戎,贵且富,有大批的良田美宅之类的产业,下朝后,每每与他那个“亲卿爱卿,所以卿卿”的老婆大人,夜里点着灯,拔拉算筹管理家里的财产。说小气,王戎之小气似乎无人可比。他家有品种优良的李子,怕别人种,费尽心思,

散文 2017-05-12 01:08 阅读:27

饭后无事。难得家夫瞅我长得顺眼,主动提出要一起出门逛逛。这等好事儿,自然要受宠若惊一下,表示热烈拥护。在一迭连声的催促里匆匆换好衣服,紧跑慢跑跟在人家的大长腿后面,小尾巴一样出溜下楼,才发现踩的居然是半高跟鞋。能说啥呢?于是穿着不应景的非运动鞋坐在非宝

散文 2017-05-06 18:47 阅读:22

孔子赞扬颜回,说他“不迁怒,不贰过”。的确是难得的好品质,起码我做不到,每每会因小事伤心难过,迁怒于人。从公园过,顺路赏着绿柳如烟鲜花竞放,嗅着荡气回肠的梧桐与槐花香,摇曳袅娜的春丝满园,却挡不住难遣的悲怀。一缕幽怨的思绪,恰如一股虬劲棕色老树根,自地下时